「澳门银河通讯」乐视网退市,26万人被割韭菜!贾式故事彻底终结
朗色网  2020-01-11 19:47:36  

「澳门银河通讯」乐视网退市,26万人被割韭菜!贾式故事彻底终结

澳门银河通讯,不断地吹大一个又一个的“泡泡”,融入一轮又一轮的资金,为“乐视生态”一次又一次地“输血”,延续“生态故事”一个又一个的神话……这样贾跃亭式的“神话故事”,在深交所作出乐视网(300104.sz)暂停上市决定的这个初夏,正式终结。

5月10日,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,乐视网因触及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的相关规定,深交所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乐视网股票上市。

截至2019年3月末,乐视网普通股股东人数为近26万人。

这家曾经的创业板龙头企业,鼎盛时期的市值曾达到1700亿元。如今黯然离场,停牌前股价只有1.69元,市值收缩至67.42亿元,只有顶峰时期市值的4%。

乐视网当晚公告称,暂停上市后,如果2019年乐视网的净利润为亏损、净资产为负、审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、被宣布破产,或者被立案调查认为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等强制退市情形,乐视网可能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。

种种迹象显示,乐视网在2019年“翻身”可能性甚微,除非贾跃亭及时偿还其关联公司所欠乐视网的巨额应收款,同时乐视网重新找到核心主业、经营层面恢复良性循环。

目前的乐视网千疮百孔、债台高筑,2018年乐视网净资产为-30.26亿元,净利润为-40.96亿元;同时,对供应商、服务商等的欠款约33.55亿元,长短期借款5.55亿元,其他流动负债约33.04亿元;而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企业对乐视网的欠款28亿元,至今始终未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。

所以,如今暂停上市,只是乐视网走向彻底退市的又一个步骤。

谁一手建造了这幢“大楼”,又一手毁了它?

乐视网的创始人、大股东贾跃亭,难辞其咎。

草莽时代崛起

1973年出身的贾跃亭,是个经商热情很高的人。

从财校毕业后在老家税务局做了不到两年,就辞职做生意。只要能挣钱,不管什么行业,精力充沛的贾跃亭都要去试一试。贾跃亭缺乏专注,并没有在任何一个行业里深耕下去,几年下来,没有赚到太多钱,但是却为他积累了很多资源。

1998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贾跃亭接触到了“通信业务”。他又跑去太原,成立了一家公司,靠为联通的基站生产和安装避雷器,他才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很快,他又跑去北京,创建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。第二年,也就是2004年,乐视网成立。

贾跃亭成为视频网站的拓荒者。

在那个视频网站还是一片蛮荒的时代,后来的优酷、土豆等都还未建立,没有规则,野蛮生长,大家看着各种盗版视频。贾跃亭带着乐视网低成本购买了众多版权,率先打出正版授权的大旗,开始卖会员赚钱。贾跃亭对外高调宣传:“乐视的视频都是正版,支持正版,从我做起!”

乐视网也借此早早赢利,2010年成功在创业板上市了,它是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网站。

现在来看,推出硬件成了乐视的崛起关键一步。

2013年5月7日,乐视专门举办了一场产品发布会,推出了一款超级互联网电视,里面还植入了乐视的影视内容。一款配置很高,但售价极低的电视,低到每卖出一台电视,乐视都要亏钱。

乐视早有了流量意识,通过低价销售电视,迅速扩大用户量,最后让用户成为会员付费看乐视视频、乐视体育和乐视电影。

2015年,贾跃亭又转身卖起了乐视手机。这一年股市很疯狂,乐视也疯狂地开发布会。一年150场发布会,让贾跃亭成为科技公司中最耀眼的一位,一张张ppt配上颇具煽动力的文案,让30多万投资人与他一起做起了梦。

很多人还记得当年4月14日,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上,贾跃亭演讲的最后,做出一个张开了双臂的动作,他背后的ppt上是一句令人沸腾的口号:“让我们一起,为梦想窒息。”

乐视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。

从2014年12月开始,乐视走上牛市,从6元多的价格,一直飙升到2015年5月13日的44.72元。短短五个月时间,乐视市值将近1800亿,成为创业板第一股。

2015年10月,贾跃亭又宣布要做一款乐视超级汽车,他一次次震撼出手,让追溯他的股民们相信,他们正在一起追逐梦想。

帝国的崩塌

但仅仅一年时间,乐视的市值就急转直下。

进入2016年下半年,乐视的负面消息频繁出现:工厂停工、供应商追债、资金链危机、财务作假……

11月2日,乐视供应商拉横幅讨债的照片在网上流传,乐视资金出问题,拖欠供应商上百亿的消息开始传播,乐视股价也因此瞬间蒸发66亿元。

4天后,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证实了资金链出问题的传言。

在这封题为《乐视的海水与火焰:是被巨浪吞没 还是把海洋煮沸?》的信中,贾跃亭称反思乐视超级手机战略烧钱扩张太快,造成了资金面上的问题,他称日后七大生态快速扩张要告一段落,同时表示自己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。

事实上,乐视推出超级手机后,采用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。每卖出一台手机,乐视要亏200元,两年不到的时间里,在手机业务上乐视就亏出去了40亿。

这样的亏损,让乐视在现金流殇捉襟见肘,手机厂商们收不到钱只能通过断供来减小损失,同时部分厂商开始上门追债,才让乐视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。

乐视帝国在崩溃的边缘徘徊。

贾跃亭的“硬件亏本、内容贴补”的生态玩法,曾经攻城夺塞、势如破竹,而且追随者众。在乐视之后,小米、微鲸、pptv、暴风等纷至沓来,当年一下子涌现了十多家新的互联网电视玩家。

笔者的一位朋友,就曾在这股互联网电视的热潮中,从一家传统彩电企业辞职,“转会”到新兴的互联网电视公司。没想到,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楼塌下。在乐视风波之后,互联网电视的“神话”破灭,资本市场由热转冷,这位朋友进入的互联网电视公司也于今年春节前后结束了电视业务。

任何自身不创造价值,依靠讲故事、资本“输血”的所谓商业模式,最终都不长久,迟早会在“泡沫”吹破之后,从高空跌落到冰冷的地面。贾跃亭、乐视网和乐视生态,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。

一位曾经的乐视超级电视经销商、lepar(乐帕)合作人告诉笔者,贾跃亭曾把手握乐视超级电视经销权的lepar(乐帕)公司从乐视网剥离,经销商的货款都打入乐视控股的相关账户,资金在乐视网“体外”打转,可能流入乐视手机、乐视汽车等新的项目。

贾跃亭不断“造”新的概念、乐视生态的新项目,乐视网在美好“故事”的烘托下,市值扶遥直上。贾跃亭凭乐视网大股东的身份,通过抵押股权、上市公司连带担保等方式,为新项目不断吸纳新资金。一个例子就是,乐视网为乐视体育、乐视云的股东违规承担担保,涉及巨额担保赔偿。

只要“击鼓传花”的游戏延续,不断有新项目吸引到新资金,乐视生态就能维系,哪怕生态里的项目自身并不盈利。但是当彩电市场变冷,叠加资本市场变冷,乐视的资金链就断了,轰然倒下。

幸运的是,危机重重之时,白衣骑士孙宏斌当了一次救世主,他带着150亿来救场。

2017年1月13日,融创进入乐视。后来,孙宏斌不得不承认,在做了一个月的尽调后,仍然是低估了乐视的债务规模。

2017年乐视网发布半年度财务报告,账面资金只剩下11亿元,同期负债却高达195亿元,孙宏斌的救场仅仅缓解了几个月。

当年4月15日起,乐视经历了9个月的停牌,贾跃亭则是辞去乐视一切职务,在7月初去往美国,至今没有回来,留下一句“下周回国”成为网络上流传的吐槽段子。

年底,他也背上了“老赖”的标签。

在当年的一次乐视股东会上,孙宏斌终于忍不住对贾跃亭的不满,他指责贾跃亭死守7个字生态,该卖不卖。在他看来,乐视的生态,只要能做好一个就够牛了。

2017年11月,融创又借款20亿给乐视补充运营资金,这是孙宏斌的又一次赌博。 最终,他没有拯救乐视,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。2018年3月14日,孙宏斌辞去了乐视网的董事长位置,承认自己投资失败,损失165.5亿元。

孙宏斌在退出乐视后,曾被人追问乐视网怎么办时,回答简单粗暴:“能怎么办呢?我再借他100个亿,我傻啊!”

世界上从来没有“救世主”,除了自己。乐视网已几乎变为没有核心主业的“空壳”。

仍在忙ff项目的贾跃亭,如果偿还乐视网欠款,乐视网也许还有一丝“生还”的希望,否则乐视网彻底退市、贾跃亭所持股权“化水”,都将不可避免。

腾讯财讯综合第一财经、天下网商等

万博手机网页


上一篇:*ST鹏起刚躲过面值退市 第三大股东将再次减持约1753万股股票
下一篇:决策分析:脱欧又曝好消息!英镑短线获买盘疯狂涌入 黄金则一度跌穿1490